萧弋

爱爬墙头的随和养生老人家。喜欢乱推东西,慎fo。

夏日海滩边的kiss。你们去看苏铁的summer in summer好不好啊我卖萌给你们看~
就是介锅↓
http://alternative-sui.lofter.com/post/1e3ce43c_ef1e1a3f

喜庆。(lofter滤镜真好看)

最近关于霍齐的小汇总。emm我这个粉再掉下去怕不是一百都维持不住了😂。
存活证明hhh。

压线发图而且还是没有画完QWQ
祝阿乾生日快乐哦哦哦哦哦哦嗷嗷嗷嗷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prince (清醒一点你见过谁家生贺送和老师年龄大小一样的表情包的)
www在乡下进行思想劳教所以没有画完发图还压线但是阿乾还是原谅我吧……_(√ ζ ε:)_ _(√ ζ ε:)_ _(√ ζ ε:)_

感觉不想画画不完了www银幻真好磕。

(哦银爵弯腰了哦幻幻那有这么高)

空间里看到的最近抖音刷屏的小哥哥(两个小哥哥太可爱太好看了!呜呜呜)
我jio的我每次画的银爵都有一种莫名的萌感一定是我的错觉。
最后的附带凯柠只出场一格就不打tag啦!
百fo啦大家点梗嘛?

赌博产物,腿个进度。
第五人格pa,具体设定和苏铁在修。 @苏铁S

相泽喵太。
顺带一提其实我比较吃相我(划掉)

【魔角侦探/霍齐】把霍星当成移动充电宝的正当理由

▼原著向
▼时间线是第二季结束之后
▼OOC预警
▼已相恋前提,恋爱中的人没有智商这东西
▼有一段亲吻描写     

▽         
▽         
▽   


        齐乐天到手了一部新的智能手机,是陈家明结婚时送他的礼物。然而手机害人,齐乐天每天玩得不亦乐乎,电量完全不够用。齐乐天是这样对霍星说的,而在霍星第一次帮齐乐天充电时,对这个理由也没有怀疑,还觉得这很像这家伙能干出来的事。

        “哼哼哼~真相就是这样!现在只要给舅妈打个电话汇报犯人就行了!”齐乐天瘫在座椅上,眉飞色舞地得瑟。少年的声音太过阳光,霍星忍不住瞥向身边的人,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攥紧不少。突然,齐乐天的表情塌了下来,转头对着霍星嚎道:“霍星——我手机没电了!”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呢。
        霍星叹了口气:“马上就到你家了,那时候再给韩警官打也不迟。”在停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回答的霍星扭头看向身边,却发现齐乐天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带着某种探究的意味。
        “嘿嘿嘿,霍星啊……”
        霍星扫了一眼车前,几个接口的附近明显有翻动的痕迹。哦,原来是没有找到充电口,就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了。
        “不行,我在开车。”虽然是拒绝的话语,却带上了些许调笑的味道,“而且我是男朋友,不是充电宝。”
        “欸霍星,别那么绝情嘛,我相信这么一点点电量是不会打扰到你开车的。”完全无视了霍星的拒绝,齐乐天就自顾自地在霍星身上上下其手,“找到了哇哈哈!”
        霍星有些无奈:“齐乐天!找到了就别乱摸。怎么耗电这么快,昨天才提醒过你记得充电。”
        “呃——这个嘛,”齐乐天一边按着号码,一边打着哈哈,“不小心玩忘了。”
        “下次注意。”“知道了知道了!像老舅一样啰嗦!”

        当天晚上,霍星感觉自己的系统里莫名的多了个软件,无毒无恶意的摆在那里。霍星有些奇怪,但也没有理会那个东西 顺脑就给删了。
        大概是齐乐天手机里的什么东西传过来了吧。霍星这样想着。

        在那之后的两个星期内都没有什么案子,大部分人都过得很宁静,但霍星觉得自己过成了齐乐天的移动电源。不管是自己刻意去偶遇他,还是真的碰巧遇到,在到最后要分别的时候,他都会让自己帮忙给他的手机充电,然后系统里会出现一个或几个奇怪却无毒的软件。霍星有些迷茫,到底是自己对于恋爱的定义出了问题,还是齐乐天根本没有两个人的关系放在心上整明白?!          
        霍星瘫在电脑桌前,疯狂地计算着,面前的屏幕一闪一烁,在他脸上映上一片清冷的光。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齐乐天……

        夜晚的金枪鱼公园,是一对对小情侣约会的首选圣地。
        霍星捏着齐乐天的手机,默默地将它连上自己的电源,听着身边人叽叽喳喳的闹腾,感到有点cpu温度过高:“要等一会,先去那边坐一下吧。”
        手指向的地方是一个位置偏僻静谧的长椅。
        “好啊。不过,霍星,平时很少能见到你啊。要么是在有案子的时候,要么是你找到我……”齐乐天大大咧咧地拍到座椅上,毫不在意地转移着话题。
        也就类似这种时候才会老老实实的喊我的名字,而不是其他乱七八糟的称呼,更不要说……
        “喂!妹妹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糟糕,怎么会走神。但霍星看着齐乐天龇牙咧嘴的表情,却突然有点想笑。
        “……死面瘫妹妹头,你笑什么啊,有什么可笑的!”
        “没有。只是在想你会做什么这么入迷,连充电都想不起来。”
        “你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事,齐乐天表情突然凝固,猛地转了话风,“手机还我,我得回去了!”
        不对劲,有问题。霍星马上借着数据线连接的便利,查到了齐乐天手机这几天的浏览记录。
        “……”大概是,被骗了。
        一把抓住齐乐天试图抢手机的爪子,把东西塞到他的口袋里,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尽管霍星觉得自己已经够不动声色,却还是没有压住电子音中弥漫的冷意。齐乐天看着面前大步离去的背影,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今天的车开的很快,几次齐乐天想和霍星说话都被强行制止了——“安静点,齐乐天,别增加我的计算量。”
        霍星不明白齐乐天怎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两个人就以这种安静到尴尬的状态到了齐乐天的家。

        在陈家明打开门后,齐乐天就蹿了进去,头也不回地跑到楼上自己的房间里。
        “诶,乐天!晚饭不吃了?齐乐天!”陈家明没有反应过来,冲着路上喊着。
        霍星看着他跑上楼,一点都没有动。
        陈家明有些意外地来回看着楼上和霍星,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哈哈哈,怎么,霍星小侦探这是和我们家乐天生气吵架了?下午出去的时候不还都好好的吗?”
        “老舅……”霍星不太知道该怎么回答,系统里没有相似的行动模式或解答方案。
        今天晚上韩佳薇值夜班,陈家明正愁无聊着呢,领着霍星进屋后清咳两声:“霍星啊,你看,乐天今天晚上出去了,到现在才跟你回来,一直没吃饭啊,现在还叫不下来——”“我知道了老舅,我马上给乐天送上去。”霍星马上给出了解决方案。
        嗯,反应还不错。陈家明满意地摸了摸下巴。
        诶不对乐天是你能叫的?“饭在厨房,你去端吧。”
        “好。呃,那个,老舅。乐天他最近学习怎么样?”
        “挺认真的,作业也都有认真完成。还找我问过关于电脑的问题,估计也是怕我收他手机吧,不过也没怎么见他玩。”陈家明头也不回地走到里间,“你们小孩子之间的事嘛,其实没那么复杂,直接说清楚不就行了,没必要整那么多弯弯绕的。”
        “……我明白了,谢谢老舅。”

        房间里,齐乐天暴躁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一想到自己的事情即将暴露,齐乐天的脑子就根本安静不下来,乱的一塌糊涂。
        清醒一点啊齐乐天!你可是世界顶级的名侦探,怎么能在这种感情小事上婆婆妈妈的像个女孩子一样呢!真相被那个妹妹头发现的话记得会被他嘲笑死的!
        随便编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好了!
        齐乐天站着床上,挥舞着胳膊给自己打气。
        “乐天?开门,是我。吃饭了。”略微低沉的电子音投过门板传到齐乐天的耳朵里,让齐乐天瞬间没了气势。
        “乐天?”
        “来了来了,催什么催。”齐乐天爬下床去开门。就算不开门,霍星也会有很多种方法轰开自己的门,更别提菁菁和老舅都是站在霍星那边的。
        “什么事啊——”齐乐天把脑袋伸出门缝,不耐烦地嚷嚷着。
        “吃饭。然后有事问你。”霍星不由分说地推开门,走进了齐乐天的卧室,并顺手把锁锁住了。
        齐乐天:“!?!!?”woc药丸。

        齐乐天发誓,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慢的饭。但是饭总有吃完的时候。
        “齐乐天。”
        “啊在!”霍星笑了,居然笑了啊啊,怎么能这么好看!
        “你来给我解释一下,整天把所有的高耗电应用全部开着是什么意思?”霍星笑得很温柔,忽视他的动作的话。
        似乎是因为早就料到齐乐天想遛,霍星早就逮住了他。此时霍星一条腿压着齐乐天乱蹬的双脚,另一条腿则抵在他两腿之间,身为机器人,力气远超齐乐天的手将他的双臂禁锢在他头部两侧,空出来的左手也没有闲着,在齐乐天的腰部一侧流连。
        对于霍星来说,这是一个能很好的控制住齐乐天,而且可以距离他很近的姿势。
        而对于齐乐天来说,这个姿势可一点都不妙。他甚至还能感觉到霍星刚才在自己耳边说话带动的气流,有点痒,又有点麻。
        感觉到身下人的一瞬间的僵硬,霍星突然有些其他的想法。
        “唔!”齐乐天知道霍星啃上了自己的脖子,然而现在的视线却只能看到脸边黑色的发旋,柔软的发丝扫在脸上,顿生出一股难耐的痒意。
        “霍星……啊!死面瘫妹妹头你给我松口!”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且我之前说过,我是你男朋友,不是移动的充电宝。更何况——”霍星舔了一下刚才吮吸的地方,把膝盖又向里面抵了一些,“让我帮你充电这件事,是你故意的。那个软件也是你做的,对吧。”
        明明就是肯定的语气,还要我回答什么啊!
        然而现在齐乐天大侦探也就内心活动说的话比较强硬了——“腿腿腿!喂——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把你的腿给我抽出去啊!”
        “……”
        “霍、霍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混 蛋!
        “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怎么做。”
        “你之前果然没有听我讲话!……啊啊啊别动别动啊死面瘫我说!”齐乐天面对自己越来越危险的节操,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目的,“因为平时很少能见到你。要么是在有案子的时候你会出现,要么是你来找我。而且每次见面时间都那么短!至少给我一个呆在你身边的借口啊!白痴妹妹头!不开那么多应用这么耗电啊真是。那个软件,就是一个简单的定位软件。至少能让我知道你在哪啊!”
        霍星没有想的会听到这样的答案。他以为不过是齐乐天想到的整他的新方法。
        “每一次都是你来找我,万一你自己跑了,我岂不是找都找不到你!”
        “呃——我只是习惯一个人……”
        “那肉抖抖呢?你可是说你是我男朋友!”
        “那是……”
        “我现在不仅不知道你住哪,连你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万一你睡了我之后跑了,我找谁负责去!!”
        “……”霍星盯着齐乐天通红的脸,不知道该回答些什 么好。
        之前在公园就说过,但当时我在走神;
        充电是想呆在我身边时间长点的借口;
        想知道我在哪;
        不想对我一无所知;
        想在平时可以找到我;
        对肉抖抖是——嫉妒?
        至于最后一句……
        霍星一点点整理着得到的数据,得出了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的结论。

 
        现在这个姿势正好。霍星缓缓地压了下去。倏地,他的 右手放开了齐乐天的双腕,又猛地托住他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他,两个人更加贴近。
        齐乐天还没有反应过来,慌张地问道:“喂,霍星,你干什么……”
        就在一瞬间,齐乐天的呼吸被封禁起来,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能感觉到自己嘴上霍星的唇紧紧地压着,带着比常温略低些的温度在面前辗转厮磨着。
        齐乐天完全被眼前霍星的气势所惊扰,一急之下张开了自己的嘴,呆愣地僵硬在那。等缓过神来,暗中挣扎使力,居然忘了对方臂力远超自己,一时竟也挣不脱。
        “唔嗯!唔……”而霍星则是在齐乐天发呆的时候乘机把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
        挣不开……齐乐天有种认命的感觉。
        终于,霍星停下了这次莽撞的亲吻。
        齐乐天的大脑一片空白,嘴上倒是还不饶人:“妹妹头你这第一次的技术不行啊,啊?怎么,算是道歉心虚的礼物?”
        霍星看着自己面前面色绯红的恋人,突然没有了跟他斗嘴的心思。霍星坐起来,伸手擦去齐乐天刚才因为缺氧流出的生理泪水,语气严肃地道了个歉:“对不起,乐天。我不该……平时那样忽略你……”
        “切。烦死人了妹妹头。睡觉!”
        “……知道了。”霍星躺着齐乐天的旁边,顺带拍了几十张他泛着脸红的睡颜照片。

        那天晚上霍星就睡着齐乐天的卧室。
        第二天早上齐乐天脖子边儿上的红印把陈家明吓得不轻。
        早餐时霍星把自己的通讯电波存在了齐乐天的手机里,并装上了定位。什么,关于齐乐天的位置定位?他老早就装好啦。
        “诺,装好了。”霍星把手机递给齐乐天,“电也充满了,这个位置是我的基地,输入你的指纹瞳孔就可以进去。”
        “噢噢。哇有你的定位诶。”
        “如果那个显示消失,那么也就是我死亡的证明。”
        话题突然有些沉重。齐乐天怔怔地盯着霍星,开口道:“霍星,大三角计划已经结束了,3000A也已经是过去的事。那么现在!”
        “你可是本大爷的专属充电宝!未经允许,不准罢工报废!明白了吗!!”
        霍星没有回答,在嘴边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把面前的少年揽入怀中,低沉的电子音夹杂着笑意:
        “充电宝也是要充电才能用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霍——星——!!!”

QQ和LOF的压缩让我无话可说,还有色差。
旧图重画,感觉还差的很远。